檔案狀態:    住戶編號:1946111
 澄... 的日記本
快速選單
到我的日記本
看他的最新日記
加入我的收藏
瀏覽我的收藏
凡事..隨縁 ... 《前一篇 回他的日記本 後一篇》 將仇恨刻在水裡,恩惠刻在石上。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篇名: 讀..布倫南教授的反民主理論!
作者: 澄... 日期: 2019.04.21  天氣:  心情:
讀..美國青年教授布倫南的《反民主理論》有感!

請不要作..哈比人,更不要做..政治流氓!

本世紀最危險的書,看了會崩潰,不看會後悔..

★世上最宜居之處大多是民主的。但為維繫民主,首先就要反對它!

在這價值混亂、制度失衡,民主神話即將破滅的年代,
人人都應該要有投下神聖一票的權利,錯了嗎?
民主其實很無能?

民主是現代社會最普遍的政治形式。

我們相信,人人有同等的政治參與權,有權利參與選舉、投下神聖的一票。
掌握參與政治的權利則讓每個人擁有權力,決定什麼法案是我們所需,什麼人物非我們所用,
而這一再抉擇的過程,會讓公民更成熟、社會更建全,
但本書《反民主:選票失能、理性失調,反思最神聖制度的狂亂與神話!
作者傑森‧布倫南卻說,我們都錯了!

布倫南指出,就現行實施民主政治的結果來看,這個制度顯然不夠好,
而且人人有權參與、決定政治的結果,是社會被無知與非理性的選民牽著走,
導致我們往往無法得到對社會來說最好的政治結果。
所以、民主,其實是效率低下的制度。

你是..無知的「哈比人」、意識形態主導的「政治流氓」,還是完美選民「瓦肯人」?
布倫南將選民依資訊掌握度的高低分為三類:

1.哈比人──無知、資訊掌握量低,容易被煽動並選擇支持對自己並無好處的一方。
例如:投票給政治承諾會發放高額補助,不知道此舉會拖垮縣預算,造成後續連串問題之人。

2.政治流氓──資訊掌握量高於哈比人,但支持政策與候選人的根據為個人認同的道理,
會罔顧事實與真相,支持與自己意識形態相合的一方。
例如:舉著認同的道理大旗,四處遊說、參與社運、熱烈表達支持看法,往往看似公正、
有憑有據地長篇大論,但選擇忽略不利於個人認同之道理的證據。
  
3.瓦肯人──資訊掌握量高,深具社會科學知識,對政策的看法不受個人看法影響,
而是以客觀的方式..選擇結果最良好的一方。
例如:選舉時仔細衡量各候選人政策,投票時不分黨派、不受候選人個人魅力影響、
不計任何鄉里人情壓力,主動蒐集相關資訊,審慎而公正。

布倫南認為,瓦肯人為最理想、最不受情緒、意識認同影響的政治參與者,
但現實的情況卻是無知的哈比人與偏頗的政治流氓當道,整體政治走向被民粹引向歪路。
實際的社會科學研究更表明,政治參與以及審議制度會讓公民更加劣化、更無理性、偏見更加嚴重。

反對民主,才有修正體制的可能?
面對發展至此陷入僵局的民主制度,布倫南提出一個遭可能萬人撻伐的解決方法:
『知識菁英制』。
他認為此時此刻,我們真正該思考的是新政治體制的可能,不能再毫無限制地讓人們自由參與政治。
由知識淵博的理性菁英運行政府、做決策,才是現在我們應該認真考量、實驗是否可行的方法。

民主的缺陷並不足以構成支持權威、走回頭路的理由,為了追求更建全的社會,
我們有義務面對迫切待解的民主問題。

布倫南指出了當前社會最重要的難題,來自民主政治的失調。
在這樣的情況下,未來我們該何去何從?
民主這看似現代社會最珍貴的價值,難道真的也是過度吹噓的神話嗎?

國內外熱烈討論..閱讀..

傑森‧布倫南是個奇蹟:
他在講道德之前仔細研究了現實情況。
在《反民主》一書中,他優雅地導出結論,認為民主參與讓人類忘卻常識與公共行為準則。
投票一事並未使我們變高尚;它檢驗的是最佳的美德,並帶出其它最糟的面相。
──布萊恩‧卡普蘭,《理性選民的神話》作者

政治哲學的當中的巨大誘惑在於將政治神聖化,而我們迫切需要能教我們倖免於此的方法。
在這本寶貴且強而有力的書中,
作者挑戰待在舒適圈中的人們和一般人熟悉的政治生活神話,尤其是關於民主統治。
相信大多數讀者會讀到許多自己不認同的觀點。
我也是──但同時也會發現布倫南的論點難以抗拒,無法確實地反駁。
──雅各‧T‧列維(Jacob T. Levy),邁吉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教授

布倫南做了診斷,也開了處方,並要求我們立即切除普選制度的毒瘤。
不過,畢竟茲事體大,是否該貿然以身試藥,也許還得再考慮一下……
──葉浩,政治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最後..本書同時適合自由民主的支持者與反對者來讀。
對自由民主的支持者來說,本書的許多論點都是很好的練習題,
我們可以去思考民主政治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各種民主理論背後的假設和推論過程是否都應該再思量,
以及更重要的,去思考該怎麼樣修正現狀下的問題。
──陳方隅,《菜市場政治學》共同編輯、鳴人堂專欄作家

人人都該有投票權,過去黑人和女人不能投票,那是因為過去我們錯了。
在現代,全民民主理所當然到你不會意識到它的存在。
然而,在《反民主》裡,哲學家布倫南(Jason Brennan)主張這種看法才是錯的,而且它會讓民主更糟。
你有理由看看布倫南的說法,因為如果他是對的,那我們麻煩就大了。
──朱家安,「哲學哲學雞蛋糕」部落格格主、自由寫作者。

標籤:
瀏覽次數:34    人氣指數:34    累積鼓勵:0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給本文愛的鼓勵:  最新愛的鼓勵
凡事..隨縁 ... 《前一篇 回他的日記本 後一篇》 將仇恨刻在水裡,恩惠刻在石上。
 
給我們一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