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狀態:    住戶編號:1955826
 eva 的日記本
快速選單
到我的日記本
看他的最新日記
加入我的收藏
瀏覽我的收藏
緣分是找到包容你的人 《前一篇 回她的日記本 後一篇》 朋友~~再見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轉寄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篇名: 僅活了5歲的東北虎
作者: eva 日期: 2013.04.10  天氣:  心情:
僅活了5歲的東北虎
地獄般的一生看完我哭了!
他出生於一家動物園裏,那是1995年。剛出生時,虎頭虎腦的他喜歡依偎在媽媽懷裏吃奶,虎媽媽也稱職地照顧著自己的孩子。虎媽每天爲虎仔舔梳毛皮,小傢夥屎尿過後也一律幫他舔得乾乾淨淨。小老虎是喝著媽媽的奶,慢慢地睜開了眼睛的,他覺得媽媽的斑紋身體漂亮溫暖極了。

可是,它們的快樂日子是這麽短暫!那些飼養員平時對虎媽可不怎麽樣,經常克扣虎媽的伙食,新鮮的好牛肉也被他們偷偷地拿回家自己吃去。打掃虎圈時,經常駡駡咧咧地,用棒子把虎媽從一邊驅趕到另一邊去。倒是快生小老虎的時候,他們還像個人,給冰凉的水泥地上鋪上稻草,讓虎媽躺著。可是,剛出生的小老虎被他們看上了。他們整天惦記著小老虎什麽時候可以讓游人拍照了,什麽時候就可以賺錢了。這就是他們看著虎媽虎仔所想的事情。

虎媽哪能一點不察覺他們的可疑呢。她害怕,她憂心忡忡,但是,都沒有用。這一天終于到來。

那個早晨,幾個人拿著棒子—一這虎媽平時最害怕的棒子,驅趕虎媽,要把虎媽和自己的小虎仔隔開。虎媽 已經是那麽溫馴的老虎,它平時從沒有不服從過他們的任何指令,哪怕是讓自己受到傷害的指令,但是現在,它不再害怕了。她要叼住自己的孩子,决不鬆口。它要跟自己的孩子在一起。這决心是那麽大,它挨了幾棒子打,可是它還是不鬆口,緊緊地護住自己的孩子。它的頭上挨了重重的一擊,它意識到自己快要撑不住了。那狠心的人又照著它的頭猛擊一下。虎媽媽終于下意識地鬆開了口。這些人爲了搶她的孩子,竟然這樣打它。它只是一個母親呀。

小老虎不安地叫著,在地上慢慢地爬 向自己的媽媽。虎媽驚恐地躲著那根棒子,心酸地看著自己不滿一個月的小虎仔。飼養員搶上來抓起小老虎——它的孩子,走出去了。虎媽呼嘯著躥到鐵欄杆前,身體撞著這無情的鐵欄,難受地聽到自己的孩子吱吱地叫著。它眼看著自己的小寶貝被人們抱著走遠了。它從此不想吃飯了。它心裏只想著自己那可憐孩子。它徹夜哀鳴,懇求人們把孩子送回來。但是,沒有人理會她的哀痛、它的流泪。

虎媽撕心裂肺的嚎叫只是招來飼養員的斥駡。虎媽整天呼叫著、哀泣著,聽到脚步聲就以爲小老虎被帶回來了。可是哪里有她這個孩子的影子呢?虎媽再也沒有虎仔吸吮自己香噴噴的奶水了。虎媽的**脹著、脹著,脹到痛徹心肺,成了硬硬的一條…… 一下子,虎媽瘦了。它病了。它的痛楚根本沒有人理會。虎媽不知道,搶走所有動物母親的幼小孩子,是這動物園裏的人常做的事。它只知道自己可憐的小幼仔被人搶走了。它整天想著,我的孩子在哪里?

轉眼之間,只有一個月大的小老虎就被擺到游樂廣場的桌子上了。小老虎必須在烈日下任人擺布,任人拍照。它一天到晚饑腸轆轆。它還處在那樣的嬰幼期,需要時不時地吸吮媽媽的奶水,可是,它已經成了人們賺錢的小機器。它沒有經常吸吮到媽媽的奶水的自由。雖然,它的“奶媽”現在是一條狗,可它情願依偎在狗奶媽的懷裏,也不願意被人掐著、捏著擱在臺子上饑渴無奈地被拍照。

可是,命運已經被决定!它只跟媽媽待在一起三個多星期就被搶走了。從此,它永遠地離開了自己的媽媽,再也沒有回來過。這就是一隻小老虎出生後的命運!過早地離開媽媽,更預示著它將有著比別的老虎更加不幸的命運。它從此只能按照人的意願過生活了。它的溫馴和漂亮也只是增加了人們的貪欲。飼養人給他起了一個名字,叫雷雷。不過,或許叫它“累累”更合適。

雷雷的小尖牙剛一長出來就被人拔掉了,怕它咬到人。牙齒複長到一定時候又被拔掉了。這些人不想想,那是雷雷“活命”用的牙齒呀。沒有牙,雷雷怎麽吃東西呀。它無法咬食有營養的肉類、骨頭,只能整吞一點 碎肉或者他們給的亂七八糟的東西。雷雷的胃嚴重地發炎和被割傷了,牙齒和牙周發育嚴重不良,口腔裏也老是不舒服。它無法把這些告訴人。

人呢,壓根兒不在乎一隻老虎的牙和胃。雷雷只能用舌頭舔那老是在潰爛的口腔,那永不愈合的傷口。雷雷五個月了。它的性情極其溫馴膽小,像它的媽媽一樣。雖然它只是生活在動物園的另一邊,離媽媽的籠子不過幾百米,却再也沒有看到過自己的媽媽。動物園裏的人,從沒有讓老虎母子倆團聚過一次。到了它生活中的第一個冬天,它才六個月,就被賣掉了。

這件事情它幷不知道。當它被驅趕進一個僅可容身的鐵籠子,裝進大卡車,開始顛簸的旅程時,雷雷才意識到,它離媽媽住的地方越來越遠了。它努力地嗅著空氣中那只剩下一絲絲的熟悉氣息——那媽媽所在動物園的氣息,被轟隆隆地帶到遠離媽媽的地方去了。一路上,沒有人給老虎雷雷一口水一口吃的。

二十幾個小時,它就縮在籠子裏,驚怕交加。這天傍晚,大卡車終于停下來。裝著雷雷的鐵籠被抬下卡車,送到一個房子裏。雷雷不知道到了哪里,只知道那裏真是熱呀。他們在籠子裏放上一盆水和幾塊碎肉。雷雷實在是餓,就在這小鐵籠子裏慢慢地吃起來。

過了幾天,籠子的門在一陣吆喝聲中被打開了。可是雷雷不熟悉這些人,它不敢出來,它又怕又餓,就是不敢出來。它怕那些陌生的人、那陌生的環境。他在籠子裏縮著,盼望能把它帶回去。可是,一聲嚇人的斥駡,接著—根鐵捧就打過來,打到雷雷的腿上。那真是鑽心的疼啊。雷雷被鐵棍左打右捅,完全嚇蒙了。它不知道這些人爲什麽這麽狠,他挨了重重的一下,只 好慘叫一聲,躥出籠子。它的脖子從小就被拴上一鐵鏈,從未拿掉過。現在,這些人更是狠心地拉扯他的頭,踢他的身體。

對生命的迫害,其實是對人類自己心靈的屠戮。在新地方,馬戲團的人們只想讓他表演賺錢。所謂訓練,就是硬逼他跳到高凳子上,只用後面兩隻脚站著,身體穿過火圈,甚至跳到牛背上。他們使勁拉著鐵鏈,勒得雷雷的脖子很疼。雷雷的腿在出籠子時就被打得青紫了。毛皮掩蓋了人的罪行,但是雷雷知道,—跳就疼。可是雷雷還是得次次地跳上去,他怕那個手拿鐵棍的 人。

從第一天起,雷雷就知道他是一個全無心肝的人。雷雷聰明,他知道誰是溫和些的,誰是凶狠的。他必須在這些人的手下討生活。不幸的是,在這個私人的所謂 馬戲團裏,沒有人真正關心小老虎雷雷。人們關心的只是要快速賺錢、賺錢、賺錢。只要能賺到錢,人們怎會顧惜一個動物的性命。因爲不會跳到又高又小的凳子 上,再迅速地跳過一個大火圈兒,雷雷不知道挨了多少頓打。動物怕火,誰不知道呢?這是常識。

可是,他們就是要逼著老虎鑽火圈。違背常識,變態地尋樂,這就是今天這個時代中國特有的景觀,逼迫動物練習高難表演就是典型的例子。有一天,雷雷又被痛打一頓。一整天,不知爲什麽生氣的馴養員就是不給雷雷吃飯,硬逼著雷雷一直練到爬不上凳子爲止。雷雷可憐地舔著自己糟爛的牙床,被關在小籠子裏,饑腸轆轆。 雷雷的胃被徹底摧毀了。雷雷在過夜的窄籠裏既不能完全站起,也不能轉身。旁邊的鐵籠子裏關著一隻熊。他們互相看了看,不約而同地嗚咽起來。在這暗夜裏,有一隻哭泣的老虎,有一隻哭泣的熊。

人哪,怎麽忍心讓動物這麽難受、這麽受苦。雷雷受到的苦痛沒法說。自從被“繁殖”出來,雷雷就不斷地被轉賣。他因爲“通人性”,更被虎販子從動物園倒買到馬戲團、馴獸團,直至被賣到個人手中。他先後在動物園、馴獸團供游人參觀拍照。各種人騎在他的身上,作出各種醜陋不堪的姿態照相,幾乎能把他的脊骨壓斷。

忍饑挨餓是不用說的,後來參加馴獸表演,沒頭沒臉地挨打就成了日常功課。“雷雷”是一隻極爲聰明的老虎,却過著極爲不幸的表演動物生活。馴獸者早早地就用鐵棒教會他服從人的各種非理要求。老虎雷雷早早地就學會了服從!即使這樣,雷雷還是免不了整日被打的命運。

蒼天啊,爲什 麽動物的命運就掌握在這些不通人性的人手中!雷雷哭泣著睡著了。而隔籠的熊也在夢中抽泣。雷雷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力氣比馴獸員大,可以咬住那狠人的脖子,告訴他不要再打自己了。

可是雷雷就是怕那手持鐵棍的人,那總是痛駡他的人。雷雷要是稍微抬起自己的脖子,吼叫一聲,朝那人表示一下自己很難受,就快要受不了 了,馬上就會有鐵棒加身。哪一種動物生來就是挨人打的呢?挨打!挨打!這就是所謂表演動物的命運!雷雷老是在想,那人要自己怎麽樣就可以怎麽樣,幹嘛還老 是用鐵棍打呢?他一生從未奢想過奔跑、跳躍,那最自然的老虎的動作與他的生命無關。他從來沒有經驗過奔騰的快樂和生命的喜悅。他也從未有過與其他老虎一起嬉戲的愉快。人們給他的空間只是一個不能轉身不能站立的籠子而已。

這與老虎本性完全相悖的生活已經把雷雷變成了一個不知有天空和大地的動物。他卑屈地生活在人的棍棒之下,猶如一個身心交瘁的囚犯。

這一天 上午,照例是表演的日子。可是,天空是那麽灰暗。雷雷是那麽衰弱。馴獸員打開籠子,用鐵鏈拴住雷雷的脖子。雷雷從籠中艱難地起身,他的腰和腎臟已經被打壞 了,根本站不起來了。他被硬拉出籠子。雷雷很想像人那樣懇求,可惜他不會。老虎還是會發出自己獨特的求救聲音,他嗚咽著:我站不住了,我就快要支撑不住 了,我要趴下…………。“請不要打我”。被拉到前臺的雷雷一再地嗚咽:我跳不到凳子上用後腿站立了…………。。雷雷望著手拿鐵棍的人,哀求地望著,實在跳不上去了。可是,這狠心人當頭就是一鐵棒。雷雷慢慢地趴下來,趴下來…… 哪怕是最麻木的觀衆,這時也心驚起來:“真打呀”。

“看!”“看!”“老虎哭了”!“老虎動不了啦!” “老虎的鼻子出血了”!

那本來只想看動物表演取樂的人們此時也叫了起來。眼前的人都晃動起來。雷雷看到馴獸人的腿――那隨時都會狠狠地踢他一脚的腿,那是他從前最害怕的。但是現在,他顧不上害怕了。他終于不用再害怕他們了。

雷雷死了,結束了他的一生也結束了他的苦難,可是,生命的悲劇却幷未停止。他的知覺已經麻木。眼前出現了虎媽媽的樣子,那溫暖的美麗的斑紋…………。

媽媽在哪里呢?在天上嗎?那裏有什麽?住在雲上頭有多好,人够不著的地方。媽媽 也許在森林裏。森林!屬于老虎的森林早就消失了。可是,不管怎麽樣,雷雷相信就要再見到媽媽了。雷雷哪里知道,媽媽美麗的皮毛已經存在倉庫裏;骨頭泡在藥酒裏;肉被冷凍在冰櫃裏。雷雷盼望在可以奔跑跳躍的地方,在草原森林裏看見媽媽和其他的兄弟姐妹。那裏沒有他最害怕的人,沒有奴役和欺辱。他覺得那裏就是天堂,那裏就是母子和兄弟姐妹團聚的地方。

注:據《北京青年報》2002年4月2日報道,由于東北虎“雷雷”會表演、“通人性”,被虎販子三次盜賣。賣到浙江慈溪後,其所有者爲了賺錢,長年累月不讓“雷雷”休息,稍有不從便棍棒加身。直到“雷雷”在走穴表演中被活活累死。據現場的目擊者說:“雷雷”死時眼眶裏滿是淚水。一隻通人性的老虎被不通人性的人折磨致死。由于中國沒有任何法律禁止動物表演,類似事情正每天在中華大地上發生著……
標籤:
瀏覽次數:150    人氣指數:1030    累積鼓勵:44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轉寄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給本文愛的鼓勵:  最新愛的鼓勵
緣分是找到包容你的人 《前一篇 回她的日記本 後一篇》 朋友~~再見
 
給我們一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