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狀態:    住戶編號:3067002
 安藤雄三(French) 的日記本
快速選單
到我的日記本
看他的最新日記
加入我的收藏
瀏覽我的收藏
《龍藏起居注記•卷二十九•己亥 《前一篇 回他的日記本 後一篇》 《龍藏起居注記•卷三十一•己亥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篇名: 《龍藏起居注記•卷三十•己亥八
作者: 安藤雄三(French) 日期: 2019.08.31  天氣:  心情:
《龍藏起居注記•卷三十•己亥八月記》(民國一O八年)龍智誠撰

冊三 續《和碩親王府志》後記龍藏起居注
卷三十 德龍三十九年己亥八月注記龍藏起居
北投明解宮善孝會宣政室助持龍智誠

一日,夜工日眠,吸取月光,久未曬陽;午時床起,在外用餐,順其然也。今筆于此。

二日,
常夜吸取,月光精華,身積陰氣,深怕纏身;趁今休假,出外曬陽,悠閒飲茶,行以光合。今筆于此。

八日,晨初卯時,天遙地動,震央宜蘭,規模六級,台北四級,左右晃之,全台有感。當時送報,乘坐電梯,即下一樓,於外˙抽菸,不久地震,幸好佳在,未困電梯。感恩觀音佛祖,有祐之,善哉。今筆于此。

雜記〔一〕:《八八地震記•疏記一》
夫於地震欲來之初,
方乘電梯即下樓閣,
於門之外抽煙吐雲,
仰望上天觀覽晨曦,
有感東南陣風吹拂,
西北大廈鋼架聲響,
不久地動左右遙晃,
頭暈目眩站立不穩,
乍驚覺然原是地震,
奇異怪象疏記於此。

雜記〔二〕:《八八地震記•疏記二》
言之此風,非是風也。心中感之,猶似股力,氣之流動,急速行雲。有象亦無形,有聲亦無影。因聞聲,無字表語,唯以風代之。有感眼前橫飛,觸擊大廈,引發聲響,周鄰屋舍,不動無聲。怪哉,難以言述。當下之覺,如下筆記,待之後人,究理論解。

十三日,長夜伴月吸陰氣,冷身鼻塞斷呼吸;熬夜守營積毒素,通鼻排毒強體身。沾醬山葵即通鼻,嚼片生薑以排毒。今筆于此。

雜記〔一〕:在營連十日,不易暫休假;在外使放縱,不足予解放。

十四日,涼爽早晨,早起坐床,玩刷手機,回覆網文,惟餓時至,外食饔餐。今筆于此。

雜記〔一〕:一人一杯,杜老爺冰,瑞士巧力,清涼消暑。

雜記〔二〕:難得休假,炎熱天日,亦要出外,觀影渡假。

雜記〔三〕:阿宗麵線,無位客坐,站立而食,聲名遠播。以立食,為特色。日後,若是欲開餐飲店,將以蹲食為特色。專賣台灣大鍋菜,圓桌面與地同高,眾人圍地桌齊食,以飯碗大小計錢。君之理想,切勿偷學。

雜記〔四〕:
承恩北門,雄鎮城北。
單簷重脊,歇山屋頂。
承接天恩,國門意象。
坐觀北門,閒飲午茶。

雜記〔五〕:
己修增氣習,廣學逛書坊;
文青走一回,文藻藏滿腹。

雜記〔六〕:《民曲•夜醉》
燒酒兮,一杯一杯呼乾,飲落去兮。
心情難解,難解我ㄟ憂愁。
查某兮,一暝一暝誠愛,幹落去兮。
查某招毋,招毋我ㄟ拼頭。
不求能長久,惟思曾擁有。
當下欲珍惜,人生莫重來。

注:民曲,民間小曲。茶餘飯後,飲酒歌唱。

十五日,《剪髮絕塵》日頭赤出,髮長汗滴,時加修剪;後照輝映,前影伏地,龜頭浮現。今筆于此。

雜記〔一〕:
前日行走西門町,足底皴裂跛腳行。
今來榮總修腳皮,同價附加剪腳指。

雜記〔二〕:
日頭赫紅,熱中至極,炎熱難堪;
避入茶館,飲茶吹涼,悠渡午後。

十六日,鶯聲細雨和晨露,涼風塞鼻擾床醒;早起坐床洗鼻涕,出外饔食迎晨曦。今筆于此。

雜記〔一〕:近日天空轟聲響,常有旋鳥飛涼過。

釋:旋鳥,左右縮膀,無翅禿背。背上展翅,旋風浮升。長尾獨鰭,側尾波旋。執吊載物,品物咸亨。飛天無疆,略地垂人。

十八日,香港反送中,百萬上街市,港警強鎮壓,棍擊射煙彈。今筆于此。

二十日,午後床起,茶餐同食。今筆于此。

釋:茶餐,午茶與餐,謂之午茶餐。與早餐合食,亦稱早午餐。係指正餐之外嘅一餐,小食同飲茶。傳統加配奶茶,西化得配咖啡。皆因茶餐於午後時份而食,故謂晏晝餐。

雜記〔一〕:
書寫用餐問卷,將得精美小禮。
何其為之精美,何謂為之小禮。

雜記〔二〕:
漂流奔四方,車站終回家。
往事湧心頭,舊景已不在。

雜記〔三〕:《鍋物食序》
鍋置爐上,鈕轉大火,始撒鍋料,盡滯鍋底。
手撕青菜,遍佈滿鍋,筷壓侵湯,候時水滾。
趁鮮油亮,蔬菜先食,餘料而後,挾配米飯。
刷肉俟熟,即速起鍋,和菜嚼食,實足美味。
下鍋滾肉,起油混湯,湯飲難嚥,滑嘴油腸。
餘油剩湯,倒置米飯,微火小滾,稀飯上桌。

二十一日,鼻癢驚醒,狂打噴嚏,誰在咒罵我焉。今筆于此。

雜記〔一〕:
夏夜深閨熱難眠,逐夜開機吹冷氣。
夜靜器震響滿屋,音盪迴響衝腦門。
冷風撲面擾鼻癢,鼻塞氣絕驚床起。

雜記〔二〕:早起鳥兒有閒情,乍然有感吟幾首。

雜記〔三〕:
早起食飽睏,睏飽食午餐。
豈是廢宅一生處。

雜記〔四〕:《扇風吹涼》
清涼之風扇吹兮吹,衣裙隨風吹飛兮飛。
陣陣涼風吹得使我,噢噢噢乎噢噢噢乎。
涼兮涼兮涼涼乎涼,吹兮吹兮吹入小穴。
陣陣涼風吹得使我,噢噢噢乎噢噢噢乎。
我斯愛陣風之勁味,我斯愛迷香之滋味。

雜記〔五〕:
天陰無雨,乍作雷電,雷霆震天,大雨狂傾。
全島罩雷,白鹿颱風,旋蓬琉島,轉上侵北。

雜記〔六〕:
阿里山頂,石棹小鎮。
七彩光罩,琉璃光輝。
行雲飛瀑,雨後奇景。
絕美景色,人間仙境。

二十二日,當夜,有洋人來反應,其曰:「樓上關門聲響,其聲大而不止,久也。」君曰:「待我播電上焉。」洋人轉身上樓。君藏心而自言:「查閱資料,此戶去名,樓上應是無人居。」君髒言之曰:「泣父亡焉。」再自言:「七月半,門未關,見鬼矣。且莫嚇哥乎。」今筆于此。

雜記〔一〕:
呼籲承認中共,為之恐怖組織。
白宮請願簽署,已達七萬有六。
達標需至十萬,美帝即刻反制。

雜記〔二〕:
馬有失蹄,君有失算。
白鹿颱風,將侵南台。
觀音靈驗,有求必應。
親母祈神,求願離遠。

二十三日,晨返休眠午起行,乍思飢食生魚片。今筆于此。

雜記〔一〕:
暖和日頭早床起,覓食充飽得休憩。
飯後飲茶渡午後,倚坐手遊再將歸。

雜記〔二〕:
張鼻吸嗅水氣濃,遠望山峰雲雷湧。
出外莫攜雨傘蓋,趁雨未來先行離。

雜記〔三〕:
天乍作霖,如來興風。
門前飄雨,局面地濕。
鄰街炎陽,環周出晴。
神降怪雨,氣候難測。

二十四日,晨走北投小學,勤上運動操場。今筆于此。

雜記〔一〕:
涼風吹晨露,早起赴晨走。
初日走十回,逐次增五圈。
更衣拭涼洗,覓食進早餐。

雜記〔二〕:
白鹿颱風近台,暴風即將登陸。
發佈高屏警戒,嚴防雷暴豪雨。

雜記〔三〕:
風暴之眼,逐過半島,防有海波,倒灌西南。

雜記〔四〕:
颱風離,狂風吹。古有言之,掃風颱尾。

二十六日,月下孤人影,倚窗夜坐吟。今筆于此。

雜記〔一〕:
里長阿嬤送單來,告知里內辦晚會。
惟我索取三張單,見我帥氣多乙份。

雜記〔二〕:
晨光人早起,出外如健跑。
門卡忘攜身,如廁困門外。
巧見洋人歸,揮手助開門。
洋人笑彎腰,羞臉面赤紅。

二十七日,晏晝床起餐食,苦瓜排骨酥麵。令身軟筋伴醋汁,登辣提味佐薑絲。今筆于此。

雜記〔一〕:赤日曬膚燒燙毛,避入吹涼飲咖啡。

雜記〔二〕:
倚坐桌前,閒玩手遊乎。
有婦來詢,在此候人否。
悠哉飲茶,誤認相親焉。
奇異怪事,不時上演斯。

二十八日,休假偷閒飲咖啡,悠哉倚坐玩手遊。今筆于此。

雜記〔一〕:戶外日頭熾烈,入室吹涼避暑。

雜記〔二〕:假日邀母共外食,飯後散步外婆家。

雜記〔三〕:夜跑健身強足肌,調練氣息增肺量。

二十九日,前夜健跑好眠,來杯咖啡得醒。今筆于此。

雜記〔一〕:
昔日苦減肥,今朝樂朵頤。
女子逢今朝,愛食懼豐腴。

雜記〔二〕:今晨黎明,黨衛軍隊,裝甲車輛,移防為藉,正大光明,成群列隊,駛入香港。

雜記〔三〕:白宮網頁,連署請願,於今達標,突破十萬。將使中共黨匪,定為恐怖組織,現待白宮回應,給予策劃反制。

三十日,十一前夕,鎮壓清場,隨意逮捕,學運領袖,民主黨員,亂冠罪名。港警行動,如是白色恐怖。今筆于此。

雜記〔一〕:
君師大膽預言:若經此香港事件,中共黨衛軍入港,強制流血鎮壓之後,假使還安然無事,內地無聲無息,無人反抗起義,然中共政權將再續命三十年,直至二O四九。

三十一日,港人不懼中共,宗教為名散步,百萬上街遊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今筆于此。
標籤:
瀏覽次數:98    人氣指數:98    累積鼓勵:0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給本文愛的鼓勵:  最新愛的鼓勵
《龍藏起居注記•卷二十九•己亥 《前一篇 回他的日記本 後一篇》 《龍藏起居注記•卷三十一•己亥
 
給我們一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