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狀態:    住戶編號:5963419
 annHsu 的日記本
快速選單
到我的日記本
看他的最新日記
加入我的收藏
瀏覽我的收藏
夢迴 《前一篇 回她的日記本 後一篇》 [轉貼]媽媽說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篇名: 高僧弘法傳01:鳩摩羅什
作者: annHsu 日期: 2019.09.10  天氣:  心情:

文:李天豪


你看過以下這段話嗎?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這幾句出自佛經《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簡稱《金剛經》。


在這部約五千字的經裡,經常被人拿來引用的非常多…


比如說:


『非法非非法』


『無所從來,亦無所去』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大千世界』


『不可思量』


『皆大歡喜』


『如如不動』


『涅槃』


 


這些漢語的常用語,都來自這部佛經。


而創造這些詞語的人,並不是漢人,而是高僧鳩摩羅什。


 


為什麼要介紹鳩摩羅什呢?


因為,我覺得他是中國史上,排名第一的僧人,在各種方面都是。


 


首先,他是佛門公開娶妻生子第一人。


再來,他是最強翻譯,創造了眾多漢語常用語。


最後,為了得到他,中原皇帝『們』,不惜發動戰爭,還打了兩次。




從頭說起吧:


鳩摩羅什生於西元344年,姓『鳩摩羅』,名『什』。


鳩摩羅什生於龜茲國,在今天的新疆阿克蘇庫車縣,是妥妥的混血貴族後代。


 


他的父親鳩摩羅炎,是印度一個城邦丞相的後裔。


母親是龜茲國國王白純的妹妹,龜茲長公主。


 


奇人的父母,通常也不簡單…


這兩人的姻緣,其實是一段孽緣。


因為,鳩摩羅炎是印度僧人,越過蔥嶺來到龜茲傳法。


結果法沒傳成,反而被龜茲長公主看上了,說什麼都要嫁給他。


鳩摩羅炎半推半就,就還了俗。


燃鵝,幸福家庭生活沒過幾年,長公主卻突然出家~~~


拋下丈夫與兒子,頭也不回的皈依了佛門…


後來,更索性遠走印度,修行去也。


 


鳩摩羅什,就是這對相愛相殺的夫妻,愛情的結晶。


母親是長公主,他當然是名副其實的王室貴公子。


但是,鳩摩羅什卻是貴公子中的另類,他對世俗的享受,沒興趣…


 


鳩摩羅什七歲時,隨母親出家,開始學習說一切有部的《阿毗達磨大毗婆沙論》,日誦經千偈,每偈三十二字,凡三萬二千言…


 


時人譽為『神童』


 


九歲時,與母親一同前往天竺北部的克什米爾學法。


向小乘教論名僧,盤頭達多學習小乘經典,三年大成。


十三歲,至疏勒登高座講法。


年輕的鳩摩羅什有多大的本事呢?


舉個栗子:


當時在龜茲國附近,一個叫溫宿的地方,有個人精通佛經義理辯論,號稱:


 


『舌戰西域無敵手』


 


他自擺擂臺:


 


『若有人辯論勝過我,我將斬首自謝』


 


當然,在我寫的故事裡面立這種flag,下場可知…


他囂張了幾年後,碰上了主角。


 


20歲那年,鳩摩羅什從喀什米爾回國,途中路過溫宿。


當時,他已經在佛教界小有名氣了。


那人看他還是青年僧人,主動發起挑戰,想捏捏這個軟柿子。


然後,那個人就沒有然後了…


 


這場被史學家稱為『溫宿論戰』的辯論,令鳩摩羅什一舉成名。


因為這場論戰,鳩摩羅什『聲滿蔥左,譽宣海外』,『諸國皆聘以重器』….


最後,逼得龜茲王親自出馬,迎接鳩摩羅什回國,免得被其它國家捷足先登。


 


當時在西域,鳩摩羅什的地位有多高呢?


國王如果要邀請他講經,都是虔誠的跪在講壇的一側,讓他踏著自己的背登上講壇。


 


一個皇室後代,又是造詣名震西域的法師,這一生就算不能流芳百世,也該隨順平安。


 


燃鵝,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


 


當時,中國處於五胡十六國時代。


有一個皇帝,大概也是這個時代少數有人認識的皇帝…


嗯,就是那個苻堅。


 


苻堅這人挺瘋狂的,對於高僧有著近乎偏執的喜愛。


當年為了得到高僧道安,他跟東晉狠狠的幹了一架。


出動十萬兵力,攻打襄陽,最後把人搶到手。


真正是為了一個人,破了一座城。


 


然後,苻堅聽說了西域鳩摩羅什的名號。


再然後,西域諸小國的幾個覬覦王位的親王出使前秦,以西域珍寶為誘惑,請求前秦大軍西征,他們可以做內應。


苻堅立刻派出7萬人馬,以呂光為大將,征討西域。


 


當然,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帶回鳩摩羅什。


是的,皇帝陛下開打了,派出七萬大軍,就為了一個僧人…


 


當時,鳩摩羅什正擔任龜茲最大的寺院——雀離大寺的住持。


瞬間,災難降臨。


 


前秦士兵將他逮捕,送到前秦西征軍司令員呂光的面前。


呂光是個武夫,一向對什麼高僧沒有好感。


他仔細打量了鳩摩羅什一番….


覺得這個和尚除了長得帥點,看著跟普通男人也沒啥區別。


 


但是,這個男人的名氣應該有用。


因為,侵略者最怕征服了土地,征服不了民心。


 


龜茲全民信佛,上至達官貴人,下至平民百姓,都把鳩摩羅什視為精神領袖,根本不會支持前秦扶持的新國王。


 


於是,呂光決定讓鳩摩羅什跌下神壇。


 


他研究了鳩摩羅什的家史,想出個餿主意 讓鳩摩羅什娶他表妹『阿謁耶未帝』


鳩摩羅什斷然拒絕。


 


呂光也不囉嗦,直接使出下三濫的手段:


 


『派人把鳩摩羅什強行灌醉,然後跟阿謁耶未帝關在一個密室裡….』


 


你有沒有覺得…


好像在哪裡看過這個情節?


 


是《天龍八部》。


金庸這段遭遇,寫在《天龍八部》裡的和尚虛竹身上,女主換成了西夏公主。


 


噩夢還沒有結束,呂光繼續玩弄鳩摩羅什。


 


比如說,讓鳩摩羅什在龜茲百姓面前騎暴躁的馬和笨拙的牛。


然後,圍觀曾經端坐在神壇上的高僧一次次摔下,跌落在塵埃裡。


 


要是換了個普通人…


要麼跟呂光拼命,要麼含羞自盡


 


而鳩摩羅什呢?


 


他始終是:


 


『任你嬉怒笑駡,我自巋然不動』


 


本來,折磨他人的快感,就在於看別人掙扎痛苦。


呂光戲耍了半天,發現鳩摩羅什在精神層面上,根本無動於衷….


呂光又不敢真的違背皇命殺掉鳩摩羅什,所以兩個人就僵持不下….


 


前秦大軍在龜茲待了一年多,該搜刮的珍寶搜刮的差不多了,於是開拔回國。


鳩摩羅什,作為高級戰利品隨軍其中。


 


這場屈辱,也讓他踏出了漢地弘法的第一步。


 


這一年他38歲。


 


大部隊走到涼州,也就是現在甘肅武威附近,傳來苻堅戰死的消息。


呂光震驚之餘,乾脆不走了。


反正當時的涼州富庶豐饒,乾脆就在這建國,國號就叫『涼』,史稱『後涼』。


 


當然,呂光對佛法毫不尊重….


對此,鳩摩羅什無嗔亦無怒,開始潛心學習漢語,並研究儒家、道家學說。


他深知,要想讓佛教這個外來宗教在中原蓬勃發展,必須用漢人明白的話語來傳播。


大師連高深的佛理都能精通,學漢語根本沒有困難。


沒兩年,他的漢語修為就比漢族士大夫還高深,尤其擅長辭藻和韻律。


附帶一提,涼州在今天是荒涼的內陸小城,在當時可是儒學重鎮…


能在涼州比的眾位漢族士大夫相形失色,鳩摩羅什的功力不可估量…


鳩摩羅什的漢學功力有多深厚,能讓眾位漢族士大夫都服氣?


再舉個栗子:


 


今天我們熟悉的漢語詞彙


『一塵不染』


『想入非非』


『迴光返照』


『煩惱』


『苦海』


『未來』


『心田』


『愛河』


『…………(還有好幾十個)』


都是鳩摩羅什在這裡翻譯佛經的過程中,創造出來的。


 


我就問:


 


『你服不服?』


 


而且,這可不是什麼平靜度日的地方。


 


在這裡的17年期間….


鳩摩羅什忍受著背井離鄉的孤寂


熬過了人吃人的大饑荒…


秉承著一個高僧應有的自我修養…


鳩摩羅什時刻為弘法積蓄能量,直到另一個皇帝注意到他。


 


當時佛教在中原日漸昌盛,各國君主都以請到高僧大德為榮。


 


後秦國主姚萇,聽說鳩摩羅什在後涼,就想邀請他去講法。


當然,呂氏政權怎麼會同意?


 


這種國際名人就算我看重,我也沒有理由給你啊…


 


姚萇沒辦法…


但是,姚萇死後,兒子姚興繼位。


他是年輕人,火氣大。


沒廢話,直接開戰。


後秦攻伐後涼,後涼國滅。


 


鳩摩羅什被迎請到長安。


姚興對鳩摩羅什推崇備至,封他為國師,並在逍遙園和西明閣兩地開設佛經譯場。


鳩摩羅什在38歲時做的弘法規劃,終於在57歲得以實現。


他主持的譯場,成為當時中原佛教的中心,最多的時候有3000人參與翻譯工作。


 



佛經在西漢末年開始出現中文版,但大多晦澀難懂,誦讀拗口。


鳩摩羅什改變了這一切…


因為他精通佛法大小乘


又兼修儒家、道家義理


更重要的是,他的梵文說的比印度人溜,漢語說的比中原人更文雅通順。


他的作品達到了翻譯的最高境界:


 


『信達雅』


 


並成為後世佛經翻譯的標杆。


 


歷史上《金剛經》一共有6個版本,最廣為流傳的就是他翻譯的。


梁啟超稱其為譯界第一流宗匠。


後人將他與玄奘、不空、真諦並稱中國佛教四大翻譯家。


 


當然,還是有些意外的…


姚興是鳩摩羅什的好基友,不僅支持他譯經,而且賜給他豪華住所。


但是,他也是個想法很奇特的人…


 


姚興一口氣賜下10個宮女給鳩摩羅什。


 


然後,鳩摩羅什就成為歷史上,佛門高僧公開娶妻生子的第一人。


然後,他在龜茲的前塵往事,就被有心人士翻了出來,


 


這下,佛教界十級地震。


破戒的高僧,還拿著國家級的待遇…


一些六根不淨的僧人心癢難熬,紛紛準備效仿。


 


鳩摩羅什知道說大道理沒用,他直接召集一場大會…


 


在眾僧面前,拿出『一把』繡花針。


 


看到沒?


看到沒?


看到沒?


 


展示了一圈後,一口把繡花針吞到嘴裡,咽了下去。


 


並宣佈:


 


『若能見效食此者,乃可畜室耳』


 


然後,想到戶政事務所辦結婚的僧人們,就解散了…


 


至於,那些繡花針是神通還是魔術?


 


佛曰:


 


『不可說,不可說』


 鳩摩羅什在長安住了12年,一共主持翻譯經律論74部384卷,其中大家比較熟悉的有《金剛經》、《法華經》、《維摩詰經》……


這12年也是鳩摩羅什生命旅途的最後一程。


 


他自知不久于人世,發了個願:


 


『假如我的翻譯沒有錯誤,在我焚身之後,就讓舌頭不要燒爛。』


 


不久,鳩摩羅什在長安圓寂。依佛制焚身,火滅身碎後,果然舌頭完好無損。

標籤:
瀏覽次數:385    人氣指數:805    累積鼓勵:21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給本文愛的鼓勵:  最新愛的鼓勵
夢迴 《前一篇 回她的日記本 後一篇》 [轉貼]媽媽說
 
住戶回應
 
時間:2019-09-11 10:50
他, 64歲,台北市,其他
*給你留了一則留言*
  


給我們一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