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狀態:    住戶編號:8592251
 東羊子 的日記本
快速選單
到我的日記本
看他的最新日記
加入我的收藏
瀏覽我的收藏
秋之物語(三) 《前一篇 回他的日記本 後一篇》 如果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篇名: No3Cafe
作者: 東羊子 日期: 2019.11.23  天氣:  心情:
立冬後的太陽,讓人如此的溫暖,但疾駛的北風,總是揚起漫天的風砂
塵埃淹蓋了趕路人的心情,看似晴朗的天空,卻蒙著一層有如乳清般..面紗,
6號公路上的風車,賣力地轉著,如果數大便是美,毫無疑問的此景更勝於美
,應該是..壯觀,HONDA CBR650 倘佯在筆直的公道路上,
偶爾看到生態農場的立牌,眼神晃過 No3 Cafe 的招牌,
林建璋踩著煞車,他決定下車探望~
3這個數字對建璋來說,很特別~路考了3次才拿到駕照,test3次的高
考才率取,愛情學分修了3次....
看到綠油油的草皮,有著南洋風的涼亭,滋滋滋的噴水池,還有米格魯&
拉不拉多在那裏做日光浴,建璋決定喝杯咖啡,吃個點心!
一杯latte 一分Hawaiian Pizza 撲鼻的咖啡香搭配著濃郁的起司&鳳梨片
這不就是~享受人生嗎!~~~

短暫的休息,起身前往櫃台結帳時,牆上掛了一支小提琴,同時也擺了一
台直立式鋼琴!
"請問這小提琴是裝飾的還是可以拉的 ?"建璋問著
"這樂器都是ok的,而且也調過音了!"店員
"那提琴可以借拉一下嗎?"建璋
"當然可以啊 !"
建璋脫起了外套,並且將琴夾在下巴,右手輕輕拉起旋線~~~
一首 Por una Cabeza(一步之差) tango 就在大廳迴盪著
此時正在吧檯整理的女主人,走了過來,並在鋼琴前面坐下,一個間奏,
馬上跟上小提琴的節拍!跳動的音符,迴盪在整個大廳,連吧檯上的水晶杯
都跟著起舞~~ 音樂停止時,建璋露出了微笑,接著眼睛一閉,繼續拉出
第二條序曲"思慕的人 ",當然鋼琴手也跟上節拍,如果此時此刻說是
"琴瑟和鳴"最洽當不過的 ~~~ 
曲畢,建璋張開雙眼,將目光轉向鋼琴手,深深一鞠躬,並且說
"謝謝您的陪奏,讓我拉起琴聲,不至於走鐘 呵呵~~"
“ 先生請問您姓林,林建璋 ?"女主人問著
"是!我是林建璋~~"建璋一臉驚愕,這個地方怎麼會有人認識我 
"我是沈怡君,你的大學學姊阿~" 
"哇!學姊,你怎麼變那麼多,我都認不出來了!"建璋
"想不到你的小提琴拉的這麼好~"怡君
"已經荒廢很久了!今天剛好看到,一時手癢!對了,你不是在園區上班嗎?
 怎麼會在這"建璋
"是啊!只是幾年前辭掉了!"怡君
"那妳老公呢?"建璋
"呵呵~~你這話有如...鋒利的刀刃,我沒有結婚!"
"當初你們不是班對 ?"建璋
"幾年前在園區上班,有一陣子下腹部常常疼痛,後來跑去醫院做檢查
醫生告訴我,今生沒有當媽媽的命了,為了不耽誤他的未來,我們分手了"
"怎麼會這樣!那你怎麼會在這裡 ?"建璋
"家人勸我離開那個工作環境,一方面調養身體,一方面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
"所以你就來這裡開疆闢土 ~~ "建璋
"哈哈~沒那麼厲害啦!跟弟弟的岳父將這裡租起來,一起開咖啡廳!順便
提供喜歡毛小孩的朋友,一個可以散心的園地"怡君
"環境真的不錯,我是被這個招牌給吸引了!"建璋
"那你太太呢? 沒有一起出來歐 !"怡君
"我們離婚了,已經5年了!!"
"是不是你太任性了 哈哈~~~!"怡君
"我承認我是有一點個性,但還不至於難相處啦!如果一個人決心要離婚,
一定可以找出一籮筐的理由!我也是很無奈啊!"建璋
"冬天的日時特別短,你要不要趁著天空還亮亮的離開~"怡君
"好啊!找時間早一點來看你 !"
建璋穿起了外套,帶上安全帽騎上那紅色motor揮別了怡君離開了 No3
一路上夕陽斜照著眼角,但建璋的腦裡,卻一直迴盪著跳動的音符,人生幾何
可以遇到知音,無須言語,心靈可以相互衝撞~~

隔了一周,林建璋再度得來 No3 Cafe
"又要來拉琴嗎 ?"怡君笑笑地問著
"沒有,今天沒有要拉琴,今天是來當聖誕老公公~送禮物!"建璋
"哈哈~甚麼好康的?" 怡君
"這是我燉的 ~當歸雞湯 !" 
"你是專程送這個來 ?" 怡君
"是的!怕你昏倒在鋼琴上,還有一張卡片,不過這張卡片要等我離開時,
你才可以看 ! "建璋
"好啦!你這麼有誠意,本日吃吃喝喝都由本姑娘招待 ! 喝甚麼?"
"就一杯美式熱咖啡吧 !"建璋
"喝黑咖啡ㄚ,那表示你很能吃苦歐~"怡君
"呵呵~!還好啦!黑咖啡雖然很苦,但等咖啡入喉後,它會回甘,
就如同好吃的橘子酸中帶甜~~~" 建璋
"那不知道我在你眼中,是橘子還是黑咖啡ㄚ 呵呵呵~~~"怡君
"說真話是不是就沒咖啡喝了 ? 呵呵~"建璋
冬陽的下午,兩人就坐在草皮上,一方面逗著米格魯,一方面聊著以前過往
學校的點點滴滴~~

時過日落!建璋離開了 No3 店裡四下無人時刻,怡君打開了卡片
"Dear 君:
請容許我這樣稱呼你,人家說~酒逢知己飲,詩向會人吟,自從上此的合奏
那些音符總是如此的在我心中跳耀著,我知此生難於尋覓第二人,可以共
譜一首詩.一首曲,彈奏著~美麗的樂章,願當我們白髮鬢垂時,夕陽西下,
可以採砂踏浪,晨曦初陽,可以攜手與共,孤燈相對,畫眉圖唇,用我最真的心,換你最深的情~~~! 
~~~建璋 筆!

卡片如同幾萬度的高壓電,心中的跳動,有如高速火車般~~ !
我可以嗎?可以再談一場戀愛嗎?可以再去體驗愛情的酸.甘.甜 嗎?
反覆的問著自己~~!
怡君打開手機,傳了簡訊~~
"大你的歲數不在乎嗎? 這樣的身軀你可以接受嗎?"
" [:D]"建璋只給了一個圖案 !
" [:P]"怡君也回的一個圖案 !
似乎邱比特的箭射對了時間,也射對了靶 !
璋.君.雎鳩~在最近天堂的阿里山,望著數也數不完的星空,
在恆春關山的觀景台,靜靜的看著夕陽的謝幕,在泰安溫泉池,
享受著雲霧繚繞的仙境,但偶爾也會爭辯著,四神湯與當歸雞湯的孰勝..~
甜蜜的時光就盪阿盪地來到半年後 ~~

一個假期的深夜,工作疲憊的怡君,深沉的熟睡,於似乎手機的鈴聲喚不醒她,
翌日,怡君急忙的回電,但一通.兩通.三通..電話總是轉到語音信箱,
她心中有一種不祥的感覺,中午時刻,怡君的手機響起
"請問是怡君姊嗎?我是建璋的弟弟!"
"我是阿,請問什麼事?"
"我哥作晚出車禍了,剛剛醫生宣告急救無效,要拔管了,你要不要來看他
最後一面?"
"怎麼會這樣,可是他昨天半夜還有打給我,只是我沒接到!"怡君
"那應該是發生事情的當下,警察打的,在找聯絡人!"
問完醫院地址後掛完電話,怡君的手不停的顫抖,胸中不停的痙攣,
弟弟載著她到達醫院進入加護病房,怡君看著建璋靜靜地躺在病床上,
怡君拉下口罩,輕輕地呼喊著他的名字,此刻淚水再也止不住,宣湧而下
,雙腳癱軟的哭倒在床下,建璋的爸爸扶起了她,輕輕地拍著她的背
~~謝謝你來看建璋,我想他有聽見了!也會安息的~~

當晚怡君走到餐廳外,眼淚又再一次的潸然淚下
"還以為是一隻飛舞的彩蝶,卻又鍛羽而下,眼前的露濕台階,餘溫殆盡,
剩下的只是眼淚!往事為誰數,空對華燈愁,老天爺你為我指引了天使
,帶給我希望,如今卻又要將他收回!人生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苦~~~

~曾經擁有 天荒地老 已不見你暮暮與朝朝~~
~~這一份情 永遠難了 願來生還能再度擁抱~~~
[X-(]

本故事純屬虛構 謝謝看完 !!~~~
ps:部分字句引述自~~ 最後一夜

標籤:
瀏覽次數:103    人氣指數:663    累積鼓勵:28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給本文愛的鼓勵:  最新愛的鼓勵
秋之物語(三) 《前一篇 回他的日記本 後一篇》 如果
 
給我們一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