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狀態:    住戶編號:9530539
 等待飛翔的魚 的日記本
快速選單
到我的日記本
看他的最新日記
加入我的收藏
瀏覽我的收藏
回憶三 《前一篇 回她的日記本 後一篇》 回憶五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篇名: 回憶四
作者: 等待飛翔的魚 日期: 2020.05.16  天氣:  心情:
小時候有一陣子書讀得不好,總是怪罪自己的記憶力差,老記不住課本上寫著的,等到這時回憶過往卻是如此的清晰,記憶毫無障礙,才真正的接受當時認為的記憶力差根本是藉口,就是不愛讀書而已 (嚴格說起來應該是討厭考試,而不是討厭唸書。)

話題再回到我的阿嬤(外婆)

小時候,我和許多的小孩一樣,暑假一到就被野放到阿嬤家,而那通常是一件令人期待的事,尤其像我這樣的都市小孩,當被放到鄉下,所以的一切是那麼新鮮的自然,那麼無限的有趣。比如說,阿嬤廚房外面的空地中間,有著那麼一根長長木桿握把的手動幫浦打水器,與其說它是用具,對我們小孩子而言卻是不爭的玩具。它的有趣度破百。當我們手握著長桿上下搖動時,不只一手,有時會有三手、四手聯搖,身子還要隨著那樣的節奏上下跳動,而那股水就從管口中噴出。每當玩得一身汗、一身泥時,一群孩子就會打水沖洗,甚至還會比賽誰的力氣最大,能讓水泉噴得老遠,並撥灑到站在那裡隨時準備躲開的孩子們,那時不絕於耳的歡笑聲、尖叫聲,至今仍記憶深刻。而這種場景,經常是在阿嬤怒吼著 ”死囝仔” 聲,並由屋中追出來罵人之下,大家才一哄而散的快速往屋後的菜園跑。去阿嬤家毫無問題的是一件充滿歡樂的事,但卻也不盡然,因為每次去偶而還是需要繃緊神經的! 為什麼呢?

嚴格說起來,不該稱當時的那個家叫阿嬤的家,因為當時的一家之主是我阿祖,她是外婆的養母兼婆婆。阿祖年輕時就守寡,含辛茹苦拉拔養大了獨生子,也就是我外公,而外婆則是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被阿祖收養,準備長大後讓她和外公送作堆的媳婦兒。當時的環境重男輕女很嚴重,因為女孩無法做粗重活,再加上出嫁時需要一筆嫁妝費,因此,許多的女孩就在出生後就送人了,就這樣,送走了自己的女兒,再抱來別人家的女兒! (母親常感嘆無法理解那個時候大人們的想法)

阿祖不是個普通的女人,大字不識一個的阿祖,在日治時期獨立撐起了一個家。她在和尚州(新北市蘆州)這個地方自家蓋起了紅磚房,還是鄰居口中的保正(相當於現在的鄰長)就可以知道她的能耐了。當鄰居間有了糾紛時,會找她做公親;日本警察來巡察時,也由她來按奈(招待),她儼如地方的大姐頭一般,有著無比的尊嚴。裹著三寸金蓮的她 ”不良於行” (以現代人的觀點),看她走路猶如隨時會跌倒的蝸牛(這是不懂事小孩的描述,阿祖別見怪!),因此非必要,她不會隨意走動,但是這不走動這對我們小孩子而言,也是一種麻煩!

阿祖幾乎都會坐在大廳裡的藤椅上,視野所及正是屋前的大埕,以及埕前紅色栅欄式的大門。這可不妙! 阿祖的精明和能幹是完全寫在臉上的,嚴肅不打緊,她那雙銳利有如鷹眼的目力,還真的利害,任何屋前的動靜她全看在眼裡。她對頑皮的小孩可不會有好臉色,常看到表哥、表弟站在她面前聽訓,這一站可不只是幾分鐘。深知阿祖的嚴厲,我們個個是能躲就躲。所以每當我們這一群表親們玩到忘了時間時,進屋前,大家必需先想好對策,看是用快速衝入法,或聲東擊西法來分散阿祖的注意力,以避免被 ”抓” 到而被罰吃不到晚餐。

暑假的生活,通常就是這麼刺激!
標籤:
瀏覽次數:71    人氣指數:651    累積鼓勵:29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給本文愛的鼓勵:  最新愛的鼓勵
回憶三 《前一篇 回她的日記本 後一篇》 回憶五
 
給我們一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