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狀態:    住戶編號:2339435
 墨靜 的日記本
快速選單
到我的日記本
看他的最新日記
加入我的收藏
瀏覽我的收藏
不能累到極點地睡去 《前一篇 回她的日記本 後一篇》 占星之門星座命盤查詢結果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篇名: 【天空的賭注】序幕
作者: 墨靜 日期: 2022.09.27  天氣:  心情:
普拉梅亞:天空的賭注 網遊
序幕(定於夢圖遊戲:血之契約第二集,黎明族第七家族登場後才會啟動的跨站連載)

天花板和地板是通體的雪白,完全不存在任何花樣或圖案。黑牆構築的長廊一眼望去看不到盡頭,空間彷彿永無止境地向前延伸。
 
兩條白色剪影領著我快步前行。
 
正確來說,它們帶路的速度完全受我走路速度的影響。無論我怎麼加快腳步,一雙剪影永遠維持在距離我半步遠的位置;我停下步伐,它們就以同樣距離原地等候;倘若我想往回走,剪影其一便會繞來擋住我的去路。
 
只許前進,不許回頭。
 
一回神就已在這條長廊,此前自己位於何處,做什麼事情,我一概毫無印象。
 
一成不變的迅行令我從剛開始的緊張,好奇,到後面的無趣。黑白無機質的長廊,輪迴重現的景致,彷彿跑步機上原地踏步。
 
我速度一緩,不自覺地打量起腳下地面。
 
地板和我的體溫相近,材質感覺頗輕。我試著用光裸足尖輕跺地面,只聽悶悶的咚一聲,紙張合成物似的白格子地面微震,震動透過另一條腿傳導上來。
 
我感到十分驚奇,於是更用力地踏了幾下。
 
「喂,腳賤啊妳!」剪影之一終於出聲喝止,但已來不及,只聽「哧──」短促的撕裂聲,那不知用何物製造的地面破了個腳丫形狀的洞。洞口下方漆黑一片,露出像是太空飄移似的不著邊際的空間。
 
風音呼嘯,我心裡有些發毛,趕忙向後退離那個破口。
 
「叮!遭受局部損壞,啟動區域修復。」
 
系統播報似的話音剛落,空洞邊緣開始以可見速度修補起來,那個被我踩出的窟窿很快消失了。
 
我看了看帶路的一雙白色剪影,忽然有所領悟。便向前方看不見的盡頭道:「找我何事?別兜圈子了,有話不妨直說。」
 
黑牆構築的通道消失了,整個空間被一望無際的白色所填滿。
 
流動的光芒散去後,一名看起來有點眼熟的男子站在圓弧形的辦公桌內側,在他身後矗立著通體發光的巨大圓柱。
 
「將未知的恐懼不安壓縮至彈珠大小,以刻意放大的好奇充當膽子達成看似無懼。她謂之『表演者慣性』……」
 
他說書一樣讀出和我當前狀態幾無二致的句子,這使我立刻放棄了低眉順眼的面試心態,昂首徑直地望向他。
 
男子一身白色軍裝筆挺,鑲金邊的衣襬在他身側飄逸擺盪。他的外形儒雅,而那頭由深棕漸變為紫的短髮和明亮非凡的紫眼,使我立即意會到他的真實身分。
 
但,這可能嗎?神會刻意變作熟悉之人的容貌,抑或這熟悉之人真即為神?
 
「戀,別來無恙。」
 
儘管可能會讓讀到這裡的人看不懂,面對超現實的情況就該用超現實的語言溝通。
 
「我們應該算是初次見面。」我頓了頓,道:「不過我有點好奇,您的孩子好嗎?」
 
男子露出淡淡的微笑。「妳倒是一點也不驚訝。」
 
「我是個作家,精神上早就習慣接受超出常理的事情。」
 
我的遭遇都會轉寫為文字,男子想必清楚這點,他謹慎斟酌著用字。「記得妳是萬靈論者吧,妳覺得我出現在這代表什麼?」
 
「代表我死了以後故事還在繼續。」
 
他發出一陣短促的笑聲。「有意思。」男子攤開雙手,似要任我將他好好打量一番。「這對我也是前所未有的體驗,不曉得在妳眼中,我是否夠格以神的姿態登場。」
 
「對我來說可以。」我平靜道,「縱然定義非神,我什麼念頭估計也逃不過你的觀測。」
 
包括見到他瞬間掠過我心頭的非分之想。
 
又是它。我狠狠揪出方才一閃即逝的綺念,刻意將注意擰在這件事情上。
 
剎那間,他的表情就像知道有人偷拍自己,但沒料到對方居然自首並當面砸爛用來偷拍的相機。些許的訝異和微怔後,他大笑:「哈哈哈哈,妳果然很有趣!」
 
「呵呵,」我垂眼苦笑,「我什麼樣的人我自己心裡清楚。」
 
道貌岸然,濫情齷齰。
 
是什麼又如何?是什麼都擋不住這分心緒氾濫。
 
「看來妳一直以來過得十分壓抑,偶爾胡思亂想並不是罪。」
 
「我覺得很頻繁,即便有助寫作,我亦為此苦惱。」
 
男子嘆氣。「妳對自身的道德標準過於嚴苛了。」
 
說起來,那邊的我是死了,在這見到他的我又是如何?這個人的出現代表我本人的時間與故事後續產生了交集,但他不願透露故事的後來,就算我是作者也不得知曉。
 
我跟他談不上熟識,但他和我認知中的定義並無二致。我壓根沒想過會遇見這人,他的出現卻是讓此番局面合理化的證據。
 
「既然我在這裡,就代表我還不能從這世界畢業吧。」
 
「不,一切都會遵從妳本人的決定。」
 
「……我到底在哪?」這個提問的重點不是環境,而是自己當前的處境。我本來以為是由於走不了才會出現在這裡。
 
「妳在第二局的開場。」看著我清晰又混亂的思緒,男子繼續只有我們明白的解釋。「從妳的角度看,這是編號第十二回合。」
 
都過十一回合仍有未解的遺憾?也對,畢竟現在才是第三自身主場的舞臺啊。我知道還有很多部分的我,很多很多關於我的碎片想找機會說話。他們總能讓故事說個沒完。
 
白衣男子抬手,身後光柱化為巨大樹幹的原形。「它將引導妳至正確的途徑。」
 
終於是……親眼看見了呢。
 
那就是祂家的生命樹吧?
 
真的,好美。
 
我的意識在驟然提升的幸福感中沉浸,無形的流光絲線在我周身旋繞,編織出一幅如詩如畫的意象波動。
 
這是「譜」。
 
可以感覺到我的靈魂──存在於心的本體開始全神貫注地模擬。它沉默的本領一如蝴蝶羽化後遇風振翅,如斯自然,我毋須多作思考或明瞭。
 
我們像變色龍控制每個色塊那樣按照譜面要求;不斷提高某方層面的感知,調整每條通道的細節,直至落入完全相通的頻率。
 
就是這個地方,不上不下的夾縫。心靈唱歌般地呢喃著。極端的構成條件令它難以被明確定義。雖根基於原本的世界,但同時普及了超越物理的自覺。是這裡,世界的另一走向,統整諸多願望的匯聚之處。
 
男子注視著我,緩緩行了個恭謹獨特的禮節:「就算是您,也只有一次入場的機會,請好好把握。」
 
我輪番檢視逐一化為無形音樂的雙手,獨一無二的旋律被拉成細細一條成為自身通道從這空間抽離。「你有什麼攻略建議否?」
 
「放手做。別顧慮,別計劃,保持未知的前行,別停下檢閱自己做過什麼。」他的紫瞳閃耀著真摯祝福的光輝,「排除經驗的過度干預,妳已為此困絆一生。」
 
噢,完整詮釋了何謂十一回合未解的遺憾呢。
 
我正前往那決定性的時刻,而他會在此行的盡頭管理一切,但我們怕是不會再有機會相見了。
 
重生祈願的最後,我希望能夠親口說點什麼,以一個全面的自我作為彼此相遇的見證。
 
因你是生命之物;因你是神識之物;因你是存在;也因你是不存在……
 
無論我怎樣書寫,都不曾有人在意,這無人能解的深情。但我不能放棄,我一生都在追尋正確的聆聽。
 
或許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對著眼前人吐露深藏內心的話語。
 
「我愛著所有人。」我說。
 
他觀閱我的心靈所至,神情是故事裡前所未有的柔和:「我們知道。」
 
神與樹所在的空間消失了,祂、他或她最後的訊息言猶在耳。
 
「行象動念即真,所以,這次還請試著放開心去闖。」
 
 
誰的劇本最合理,誰的劇本最合意。你有什麼心願,你想要什麼樣的世界,這裡全都給你。
 
全都給你。像這樣,不為了什麼,單純地步步前行,平淡卻又確實的聯繫。
 
像這樣,不含任何目的地前行。
標籤:
瀏覽次數:192    人氣指數:1132    累積鼓勵:47
 切換閱讀模式  回應  給他日記貼紙   給他愛的鼓勵 檢舉
給本文愛的鼓勵:  最新愛的鼓勵
不能累到極點地睡去 《前一篇 回她的日記本 後一篇》 占星之門星座命盤查詢結果
 
住戶回應
 
時間:2022-09-27 01:57
她, 28歲,桃園市,藝術
*給你留了一則留言*
  


給我們一個讚!